Feeds:
Posts
Comments

Archive for the ‘Travelling’ Category

计划良久的泰国之行终于得以实现了。圣诞节的前一天,丈夫和我就打点好行装,登上了飞往曼谷的航班。

一路上怀着兴奋而惊奇的心情设想着想象中的泰国:成片的椰林,蔚蓝的大海,烈日的骄阳, 以及新鲜的海产品。。。。。。

当地时间凌晨1点左右飞机抵达泰国的首都曼谷。刚一下飞机,一股热气迎面扑来。空气中渗透者潮湿和沉闷。浑身立刻粘糊糊,湿辘辘的。这就是热带高温气候呀!一直生活在北国的我第一次领教了南国的热带气候。

随着拥挤的人流,我们也准备入关。没想到海关入境处却把我拦住了,让我到十几米远的另一个窗口办理入境手续。窗口内有七八个工作人员,有剪指甲的,有聊儿天的,还有看报纸的。只有一个胖警官眯着两只小眼睛,上下打量了我一阵儿,懒洋洋地扔出一张表格,并用半生不熟的英文要求我填好表格,递交护照,并交300泰珠手续费。我在忐忑不安中熬过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拿回了护照,总算允许我入境了。

丈夫早已取回行李,等候在大厅内了。我们又在大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,也未见前来接机的人影儿。丈夫与我商量了片刻之后决定叫辆出租车径直开往预定的酒店。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总算在清晨4点半左右到达酒店接待处。一打听,才知道旅行社将到达时间弄错了。幸亏我们的脑子还算灵活,不然傻等到天亮也见不到人影。那个泰国出租车司机也乘火打劫,勒索了我们三倍的车费。这还是后来才知道的!

泰国之行的第一天就给我们来了个不大不小的下马威!以后的两个多星期只不定还会遇到什么怪事呢!

泰国之行 (二)

Advertisements

Read Full Post »

一觉睡到中午11点钟,收拾停当,就等着当地旅行社来车接我们做半天的城市游览.楼下接待处打来电话说,旅行社临时改变计划,让我们自己坐出租去另一个酒店汇合,车费报销.于是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去指定的汇合地点.司机非常热情,总是微笑着不停地和我们搭讪着.尽管我们实在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,出于礼貌我们也只好哼呀,嘿呀的点着头.从他那难懂的只言片语中得知,他要先拉我们去一个裁缝店看看.买不买的不要紧,只要我们在那儿呆十分钟,他就能挣得一顿午饭给他全家.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怜悯,我们竟然同意跟他去那个裁缝店看看.那是一家印度人开的店,老板十分殷勤地向我们介绍着各种布料的质地,价格及颜色,并推荐我们买布作西服.我们推说没时间,只是看看.他一听马上就改了口,原本就长的脸顷刻间拉的更长了,最初的热情劲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,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咕噜着”没时间你们来这儿干吗?尽耽误我的时间!”呵,他的火儿倒比我们的还大!这可真是节外生枝.看看时间已到,转身准备走人,就听那个印度老板还在不停地抱怨着.

在门外等候我们的司机一看我们出来了,点头哈腰地赶紧替我们打开车门,并急速驶向我们的汇合地点.从那个司机百般感谢中我们得知他的那顿午饭挣着了.我们平白无故地被人骂了一顿, 却替别人做了一件大好事.唉,这顿臭骂总算没白挨!

在曼谷逗留了短暂的两天后我们直奔要去休假的小岛巴堤垭.在巴堤垭渡过的第一夜就使我们大为光火.我们的房间正好面对楼梯口,上上下下的人们无所顾忌,踢踢踏踏的上楼声以及肆无忌惮的喧闹声不断,尽管已是夜半十分.吵的我们大夏天的捂着被子,大汗淋漓.不知过了多久,楼道稍稍安静了一小会儿,谁知窗外的池塘中又响起有节奏的哇叫声.”呱呱,呱呱”. 好象在说”呱呱,起床啦!”

人们常说:人是世界上最勤劳的动物.我看未必,青蛙才是呢.它们不知疲倦地从半夜一直叫到天亮,中间也不休息!

泰国之行 (三)

Read Full Post »

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直奔酒店的接待处强烈要求换个房间.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女经理,尽管她说话时一直面带微笑,但凭直觉这是一个难对付的女人.瞧她那刁钻尖刻的眼神儿,那一张没有特征的扁脸,一看就令人觉得不舒服.一开始她推说没有空房间,接着说了一些抱歉的话,但并不打算给我们换房间.本来就没睡好的我正窝着一肚子的气儿没地儿撒呢,一听说不可能换房间,心中的火儿就象点燃了的炸药”腾”得一下儿蹿了出去,提高了嗓门儿,冲着她吼:”有没有空房间跟我们没关系,你的任务是给我们换房,而且马上就换!” 这一着儿还真灵,女经理先是一愣,然后半笑半不笑地说:”对不起!如果你们愿意,可以搬到后排的一个房间,这是钥匙.”你早说呀,早这么说不就省了这一大堆麻烦了嘛!

自打换了房间之后,我们的日子就更糟糕了!开始的两个晚上我们确实睡了个安稳觉.从第三天起,我们的神经快要崩溃了.半夜三更开始有说话声,而且一声比一声高;接着听见桌子,椅子被拉来拉去.这种拖拉声在万籁俱寂的清晨显得格外刺耳,天花板也被拖得阵阵发颤.甚至有人半夜三点就在楼道里聊天儿,谈笑.听声音象是些朝鲜人.起初我们还将头蒙在被子里,希望这些不自觉的人立刻结束谈话.在煎熬中忍耐了二十几分钟,似乎并没有停止的征兆.丈夫实在忍不下去了,打开门冲着这些人说:”你们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你们不睡觉,也不考虑别人!”不知他们听懂没听懂,反正缩头缩脑地退回了敞着门儿的房间,说话声儿也小了许多.然而,也就持续了十几分钟,一切就又照旧:说笑声儿,拉桌椅声,摔门声儿,此起彼伏,天天如此!

从聊天儿中获悉,我们现在住的这栋楼房是专为那些流动性大的旅游团准备的.这些人只在此逗留一个晚上,第二天一大早就又出发了.倒霉的是我们的房间正好夹在左右两个房间当中,没有谁比我们更能听得清他们的大嗓门儿了!此时此刻,多么思念自己的小家的那份儿宁静啊!

泰国之行 (四)

Read Full Post »

不知酒店是否真的没有空房了,还是那位女经理故意将我们安排在这儿.要早知道会这样,我们宁愿听池塘中青蛙的叫声儿.由于曾换过一次房间,又与那位女经理闹得不和.如果再去要求换房间,还不知她会给我们换到哪儿呢,弄不好比这儿还糟糕!那岂不败坏了来休假的好心情了吗?!咬咬牙坚持下去,一直熬到休假结束,飞也似的逃离了这家酒店.

刚到泰国的前几天,我那洁白细嫩的皮肤使人一眼就认出我不是本地人.无论去哪儿,人们都还跟我说英文.经过两天的海水日光浴,皮肤渐渐地变得黝黑,水分也似乎被蒸干了,没有了弹性,皱皱巴巴的象一张褶皱了的纸.就连美容店的老板娘见了我都跟我说泰语.再一照镜子,自己也觉得跟本地人没有什么区别.暗自庆幸,到了国外就应该尽快”入乡随俗”!谁成想,打这儿以后,所到之处尽遭白眼儿!我和丈夫无论去餐馆儿,还是逛商店,人们向我投来的全是轻蔑厌恶的眼光,和叽叽喳喳的谈论.一种本能使我立刻明白了他们在想些什么,议论些什么:有一份儿”正经职业”的女人皮肤绝对不会象我这么黑;而且身边也不会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!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.不禁感慨万千:在泰国做女人可真难啊!

两周的假期终于结束了.我们又回到了曼谷机场排队等着出关.丈夫把我们的两本护照一起递给海关检查人员.几秒钟后丈夫拿回了他的护照.而我却又被带到了几米远的一个办公室内.一男两女邪着眼儿上下左右地打量着我,并叽哩咕噜地用泰语向我问话.我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带我到这儿来,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.我用英语反问他们出了什么事儿,能否说英语.不知他们是听不懂呢,还是有意试探我,又哇哩哇啦地说了一大通泰语.他们先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护照上的照片,让我一会儿仰头,一会儿低头,一会儿又侧面.这时丈夫也进了这间办公室,冲着他们大声说”她是我老婆!” „我就是照片上的人,这张照片是我十年前照的!”我也气愤地冲他们嚷.他们实在也查不出什么,又把我的护照从头到尾地瞎翻了一通,这才又还给了我.这叫什么事儿啊!我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女人到你们泰国来旅游,给你们的旅游业增加了收入,到头来不但被你们这些人瞧不起,反而处处受到不公平待遇!

泰国之行 (结束)

Read Full Post »

泰国之行 (结束)

 我一边走一边正骂着”这群混蛋!”,谁知丈夫却”噗”的一声笑了,”他们可能把你当成携带假护照的泰妹了,可能把我也当成拐卖泰妹的走私犯了!不过,你看上去的确很象泰妹!”

也不知是该哭,还是该笑;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.我的脸松一阵儿,紧一阵儿.遇到的倒霉事儿还远不止这些呢!

由于在城里的一家餐馆吃海鲜错过了酒店的接送时间,于是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.上车前与司机谈好了价格,车开到一半儿,前不着村儿,后不着店儿,司机要我们再多交两倍的车费,不然就下车.顶着满天的星斗和明亮的月光,清晨两点多钟我们才疲倦地走回了酒店.还有一位出租车司机更狡猾.我们也是事先谈好了价格,从巴堤垭开车去机场.等到了机场,他让我们另交高速路费.接受了来时的教训,我们愣是没给.价格早已谈好,怎么走是他的事.本来我们还想多给他点儿小费,准备把所有没花完的泰币都送给他呢!

坐在回程的班机上,我的思绪万千:成片的椰林,蔚蓝的大海,细腻的沙滩,烈日的骄阳,以及新鲜的海产品,还有香甜可口的液汁儿…..对了,以后再去泰国,最好和几个要好的女朋友一起去,尽量别带着高鼻梁,蓝眼睛的丈夫;当然了,不要忘了带防晒霜和太阳伞.最好自己再有一辆车,这样就不会再被出租车司机瞎宰了!还有,尽情享受阳光沐浴的同时,不一定非要入乡随俗,把皮肤晒成象当地人那样黑!

Read Full Post »